komoremiiii

是这样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qq空间里那个锤你胸口的梗/见p2

岳父二楼迂回战带了把锤子以及手动破墙技能
而且全程精神污染般的呼喊强行卖萌蛮配这个的哈哈哈
“come on!伊森!人家...”

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这一锤子下去你可能会死
我这一锤子下去你可能会读档

【billdip】 金雀鸟-序

*不讨喜的文笔
* 跟甜心一起写的段子(我垃圾的序
*大概有后续

       “你觉得怎么样,下士。”
       “我不知道。教皇您认为?”
       “下士,你不可以反问,这很没礼貌。”
       “我的错,教皇。”
       “没有下次。”
       “当然,大人。”

       六月的花香弥漫在漫克斯城,东街角落的市场相当热闹。大都市的东北角弥漫着乡村的静谧。砖红色和紫黑色的浆果垂挂在稀叶树梢顶端,将单薄的树枝带的压向地面,有些摇摇欲坠。Bill刚跟着军队来到这里时,就想知道这里为何人迹罕至。
        “教皇,人带到了。” 三点的阳光顺着巨大的落地窗洒在实木地板上,被彩色玻璃分割形变,流光溢彩。 教皇,我们姑且这样叫他,就站在落地窗前。这种设计是有目的的,是专门有心制造的效果。这使得教皇背后便是光亮,而他的客人则被笼罩在黏腻的黑暗里。
        “干得好,下士。”教皇抬手扶了扶帽子,在一片金器叮当声中离开光亮。他很年轻,与那纤弱的声线相衬的单薄的身躯,勉强撑起了繁复厚重的金红色的教袍。
        “领路吧,下士。”又是一片金属碰撞声,“去看看我的小金雀鸟。”
       
        顺着漆黑的旋转的阶梯向下,阴冷的气息越发浓重。教皇的脚步声伴着金属的碰撞回荡在压抑的空间里。镶着青苔的石墙上挂着些许相隔不远烛台,跃动的烛焰一次又一次映亮他略显稚嫩的面庞,却未能将那摩卡色的眸子烘烤得更温暖一分。与烛焰相同的,是前方那卑躬屈膝正在为他尊敬的主人带路的狗,它也未曾将那摩卡色的深谭惊起过一层波澜。
        金属的碰撞声停止了,厚重而古朴的门吱呀地呻吟着,摩卡色的眸子闪烁了一下,却旋即又归复平静。 微弱的光线随着大门移动缓缓涌进狭窄潮湿的暗室。被牢牢钉在墙壁上的恶魔跪坐在铺满稻草的石地上,漫不经心地抬起眸子。长久沉寂的黑暗让他的双眼排斥着光线的涌入,即使是那烛火的微光。他眯起眼睛,隐约看清前方二人的轮廓。
       前面的狗毫不起眼,后面瘦弱的身影却吸引住了他。摩卡色的发丝微微翘起,金红的教袍彰显着他的身份,身上的金属挂件反射着光芒,随着主人细微的动作变换着光彩,再向上,面庞隐匿在阴影之中,但恶魔从那深邃的摩卡色潭中看到了自己的身影。
       教皇居高临下地端详着他的金雀鸟,那不能称为衣服的亚麻粗布套在那人的身上,小麦色的肌肤衬得鎏金的发色与瞳孔更加耀眼。
     
        真是只漂亮的小金雀鸟。

/大概会有后续,如果有人喜欢的话而且想看正文(感觉并不会有,请告诉我,感谢看到这里

画师L苏太太被盗图并冒名顶替事件

希望盗图狗都原地爆炸

Easy°Going。:

挂人,冒名顶替太太。


尹断霏:



1599主页君的挂人地址:http://weibo.com/2547452727/EsLa9fwiu?type=repost




最近,有人趁着L苏太太改微博名,把自己的名字改成了“咸鱼L苏”,冒充L苏太太,不仅盗了L苏太太的图,还盗了药丸太太的图,这种人已经恶心的无法形容了,现在那些盗图维生的营销号甚至将这个冒名顶替的骗子当成了这些作品的原作者!




在这里,我拜托大家把这条博文转起来。如果各位还爱着大圣,爱着猴哥,还想看更多新鲜优秀的绘画作品的话。




盗图不是小事,如今已经有很多太太因为盗图而离开了网络,不再发表作品,现在我们的画师群也在讨论以后发图干脆把画打满水印。




盗图侵权等于偷和抢,损害的是每一个画师的创作热情,难道大家希望所有人一起没粮吃么?




我相信,没人希望最后所有原创人都销声匿迹,只剩下一群盗图狗在网络上流窜吧。


疑心症-上【sansxfrisk向】

*上.暂无cp内容 

*frisk极度不正常,精神病系列(bu 

*强行GE系列 *he/be未定

*辣眼睛的话请务必为我提出问题! 

       

       那是上一条时间线吗,还是前面第十一条,抑或是四十五条?无所谓了,重置的世界就像sans经久不变的屁垫玩笑,熟悉到frisk能比他更快的拍上去,毫不犹豫的。在那条时间线里,理应也是如此。但从frisk有那么一丝微小的倦怠开始,一切都开始滑向深渊,以不可阻挡的趋势,如同小数点后仅一位的变动,整个数值便会是天壤之别。


       四周寂静的有些不真实。frisk抽动着鼻子,紧挨双颊的毛莨花跟着这微小的动作剐蹭着她的皮肤。她揉着脸坐了起来,被灿金的花海晃了眼。眯着眼睛,她察觉到身上的伤口已经不知所踪 。

       “又一次…吗”frisk发出了梦呓般的低语,自顾自的。flowey已经很久不再出现在这片花海中等待着她了,它不再对frisk抱有任何希望,甚至疲于再多讽刺她一句。

        frisk就这么躺着,大脑没有发出任何指令。她像一具僵硬的尸体,静默地躺着。她已经很久没有什么情感波动了,甚至是很久都没有清醒的时候了。时间线一次次的重置,她从最初沉浸于安宁而又欢乐的皆大欢喜,再到熟知一切细微事物发展的厌倦,再……flowey从最初的蛊惑,劝说,甚至是威胁,再到后来的放弃。似乎所有怪物,所有事情都理所应当,又有什么却不一样了,也有什么,怦然破碎了,无法挽回的粉碎。

        “Uh——”像是从炽热骄阳炙烤的大地上回到温润清凉的水中的鱼一样,frisk猛地呼吸起来,像是要把周围的空气都掠夺殆尽。她使劲扯拽着自己栗色的发丝,柔软脆弱的发丝弯曲形变。“hum……uh……”如同破碎的风箱般骇人的呼吸声扩散开来,她睁大了平日微眯的双眼,灿金的瞳孔倏地缩小。泪水无意识地从眼眶中渗出,从双颊滑落,坠入脚下的花海。

       Hello……?Oh,我的天呐,孩子,发生什么了?”toriel适时地出现在了遗迹的门口,她有着讶异地看着这幅景象“一个…一个人类?!孩子,不要怕 ……”“你不是!她,她不会这样的。她根本就不会说这些。你根本不是她!你不是…”frisk快速地翕动着嘴唇低声絮语,硬生生地打断了toriel的话语。她拼命地摇头,泪水汹涌,艰难地发出破碎的音节。“孩子,冷静下来!”torie还没弄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她本能地上前拥住了这个孩子,想要让她恢复冷静。frisk被这突如其来的拥抱停止了动作。一切都好像戛然而止,时间轴也似乎停止了推移。 “你不是!!!!!!!!!”frisk突然失声尖叫,拼尽全力挣脱了toriel的双臂,就像第一次挣脱flowey满是尖刺的藤蔓。她回复了先前的状态,跌跌撞撞地冲进了遗迹。 “孩子!等……”toriel的声音淹没在了门后。

 

       从什么时候开始呢,或许第一次只是为了躲过次日papyrus的新式意面鉴赏,frisk玩笑般的呼出了那浮动着微光的按钮,不经意的,却失手按了上去。 “heeeeeeeeey,flowey终于等到你了!你难道……”flowey带着纯良的微笑,尖叫着表达自己的兴奋之意。frisk的脑袋却被懊恼充塞着。她掠过花朵,未等花朵的尖叫消失便奔入了遗迹。

       快啊,再快点。 

       哦天呐!孩子,你……”frisk显然是忘了toriel的行动,她只顾着前往那扇通往外界的门,迎面却撞上了妈妈温暖而熟悉的怀抱。“天呐,孩子,你…你……人类?”toriel下意识的后退了半步。”“妈妈,我会跟你解释的,但是不是现在。”frisk尽可能地露出了乖巧的笑容,便充满决心的奔入遗迹,在toriel做出下一个动作之前。

        “哒…哒…”皮鞋叩击地面的声响回荡在走廊。尽管frisk努力快速通过遗迹,但慌忙之中,她还是受到了轻轻重重的伤害。她拐过走廊,尽头却赫然是toriel的身影。“她是怎么先到达的?”小小地表示了惊叹,frisk依旧往前迈着步伐。 “孩子。”toriel的声音没有她想象中的友善,事实上,那充满敌意。“不论你是谁,为什么要叫我‘妈妈’你对遗迹是怎么这么熟悉的。这些,你都要解释清楚。但不会是在门外,你必须留在这里。”frisk有些不知所措,她退后了一步,光影浮动,她想要按下【MERCY】。

        “你必须说清楚。”toriel的声音严厉而危险。

        魔法浮现在了空气中。


草稿流就是我(极不要脸
p1echo
p2fell(幼儿园水平瞩目
p3不要点开!辣眼睛的中二气息

啊萝莉福简直就是世界的财富
尤其是echo的(ntm

p1p2挑衅sans的猹
好带感ai hei hei
听着stronger than you摸鱼超带感的啊!!!
p3p4光速表情包(不是(光速摸的真

想到有一天你会成为大角虫于是你充满了决心=)

哇(袜子太太文里的萝莉福!@Sans的新袜子 
幸福到升天!
下定决心不画决心脸……
大概(崩(崩了?

期待着未来的车并充满了决心=)

谈一谈GF圈现状

骤雨夜阑:

我现在真的觉得心累了...心里冰凉冰凉的,怪诞圈的现状我不说相信大家也能看出来。GF正剧完结过后一大帮小学生涌入,尤其BD这对CP更是惨不忍睹,太太有,小学生更多。


我遇上的事情大家也都看到了,不必我再过多说明。lof上有多少人是未授权搬运也不必我说。


我有些怀念当初GF还不火的时候,那个时候的lof宛如理想乡,是太太的天下,没有奇怪的评论,没有惨不忍睹的文笔,更没有那些未授权搬运。


大家可以看看那些火极了的圈,也没有这些情况,冷极了的圈也没有这种情况。而GF圈以及一系列衍生圈就正在这两种情况中间,所以它会有抄袭,有小学生,有各种不经授权情况,但这不是你们抄袭,不授权的理由!




我毕竟不是什么太太,我一点也不高产,不讨人喜,傻白甜的22子被你们逼走了,我老中医就更不必留情了。


这里主要谈一谈我遇到的小学生,别的我不清楚,我也不做太多臆想






首先是评论区的小学生们,虽然身为文手我非常明白评论对文手的重要性,但如果是以下我说的这种情况,请你还是闭嘴吧


我发表的某篇文章CP是【XO】,有打TAG,有在开头或标题注明,但这人评论是:啊虽然我不喜欢【XO】,我喜欢【X?】,但是我把O脑补成?看。


天呐,对不起我胃不太好,我想吐哎,你是特意来恶心我的吗?我对于你喜欢什么没兴趣知道哎,我只写我自己喜欢的。




我发表某文章,特意注明,【无CP】,但评论是:哇,XX和OO好像cp啊!


嗯...你瞎吗?用不用我给你读?




更恶心的是,留评论如下:这文辣眼睛


淦,我能骂脏字吗?辣眼睛你别看啊,我又没逼着你,电脑右上手机左上,返回啊,你顶着眼瞎的危险看完了一篇辣眼睛的文,还特意告诉我,谢谢您嘞。






图的方面我不好多说,毕竟我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文手。我只想说,有多少图是未授权搬运,热度还挺高你们知道吗。


这对图被盗的太太有多不公平?!你们去看看那些盗图的家伙有多少粉。


【wow,我不做文手了,我也去“转图”好了!】


自然,这只是玩笑话,我还会做我的小文手,画图这种事我可学不来。圈里的各位画手咱都很喜欢啊...咱也想给图配文...但咱不会勾搭,不会说话还没有老中医那样的胆子...对不起大家了...






咱不是退圈,咱只是想去别的圈看看,冷静一下,毕竟咱还欠着很多坑没填。咱会回来的,回来的时候我会带着傻白甜的22子和肉回来的,希望那个时候还有人记得我吧。




最后,谢谢看到这里的你,要是觉得我主观极了的分析有点道理的话,请你点个小蓝手,让更多人看见吧。拜托了。